癖於斯_深夜脑洞

偶尔诈尸。

#原创#今夜有雨

#分两次完成所以前后文风也不大一样了…

#有点细思恐极…大概







1.




今夜有雨。






窗外的风像是插上了不断的电源,毫不停歇地吹鼓,扫荡过蝤蛴的枝桠,卷着枯黄点点的树叶一头扎向水泥地。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




耳边漫灌的是风和树支离破碎的尖叫声,他毫无知觉似的平摊在床上,手机光照晃着天花板,光影交错间还有绮异的枝桠的投影在舞荡。






他等了好久,那头手机光也歇了,但除了即到来的雨以外,他什么也没等到。






窗外路灯若隐若现,他仍不死心,那来错的声音越来越烈,似有暗示雨势之猛。






他拽起一旁悄无声息的手机,瞪着一成不变的屏幕磨牙,泄愤似的用牙撕咬嘴皮,一股子血腥味儿。






画面突然变了,他欣喜若狂。






到此为止吧。






欣喜若狂的脸一瞬扭得古怪阴翳。于是他狠狠将手机砸向地,伴随着一道预料之中的轰然雷鸣。






直到他不知所觉地睡着,手机也没亮起过,雨也未曾真正落下。










2.




今夜有雨。






狂风大作的夜晚如同古战场一般煞气满满,他抽抽鼻子,血仍在往外涌。






这鼻血流了好多天了,他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。正常作息,正常饮食,他只是心情十分抑郁。多巴胺确实对身体有好处,但过度难过也会让人生病吗?






那为什么许多人还是活得好好的?






他干脆就平躺在床上,这样鼻血只能流向喉管,散向五脏六腑。铁锈味儿让他感到刺激,隐隐还有些兴奋。他突然想起了西方传说中的物种吸血鬼。






你就像是吸血鬼,攫取我的养分,看着我日夜干枯的躯体在一旁纵声大笑。






可我竟然在这个过程中感到一种值得嘲讽的快乐。






他自觉得有点好笑,可喉管被黏稠的血液粘住了,笑不怎么出来,只是从管道深处传出几声破旧机器运作的缓慢又疲惫的嗬嗬声。






鼻血仍在自灌,眼泪悄无声息地落下。






今夜仍不成雨,仅是泪如雨下。








3.




今夜有雨。






但他无所谓这即来的淋漓。手频繁地按亮手机屏幕,空荡荡的屏幕一如他的脑海。






外面有人在高歌,大半夜的,这醉酒一般的嚎叫听着怪异突兀。他突然停下来一动不动地细细品味外面的声音。这竟异常和他想说的契合。






当然不是指的内容,而是那种哭号似的呐喊歌唱,尖锐又饱含情感。






他突然就很想唱歌,但唱不出来,因为他渴了很久了,喉咙都快干涸成皲裂的废土——都是因为潮湿的空气让他暂且欺瞒自己无所谓口渴的感觉。





翻冰箱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被遗忘好久的苹果。他有一瞬间的兴高采烈。仅仅一瞬间而已。






被遗忘的泛黄的苹果有气无力地残喘在一角,就算终于被发现,也不能食用了。






烂掉了啊。他抓起它定定注视很久,很久。






最后他去拿了一把水果刀,就是电影里常常有的那种样式。哪种啊……他漫不经心地想,就是出现在卫生间,浴缸旁边的那种吧。





要有仪式感。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,入睡前的祷告,临死前的洗礼。






尽管觉得有些麻烦,他还是去冲洗了刀,擦拭得非常干净。






外面骤然起了迅疾响亮的雨声,感觉像是他以前听《命运交响曲》,开始前的几刻安静到开始后的那种震荡滋味。






很有仪式感。他缓过来,没理由地感到几丝满意。这就是一场告别的仪式,不论是过去,或是将来。






今夜终于落雨。止不住,且没人想止住。






苹果被孤零零地搁在桌上等待空气锈蚀。










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