癖於斯_深夜脑洞

偶尔诈尸。

#黑白鬼使##兄弟骨科# 生前


脑洞极大私设巨多.
作者逻辑死请轻拍.
总而言之这是一篇放飞心灵之作.





鬼使白比鬼使黑先到地狱。
原因明了,因为他先一步死亡。



月白的头发雪白,和他哥哥黑羽是两个极端。

他们俩一出生,月白就因这个原因被视为异端、妖怪。而父母的早逝,更是让他们兄弟俩在乱世受尽了折磨。



虽然黑羽的外貌还算是个正常人,但月白却因为白发饱受冷眼。

殴打是常有的事。

作为哥哥的黑羽向来是站在最前,把弟弟护在后面的。

黑羽也从未抱怨过这份责任的艰巨,而是用尽全力想要护月白周全。




然而,就算至亲的庇护理所当然,月白却无法心安理得活在哥哥的臂膀下。

年幼时,月白甚至悄悄地、不领情地恨上他了。

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和自己有着相似血脉的兄弟。

恨这个明明和自己同胞出生却样样比自己强的兄弟。

恨这个无论如何都从未扭曲一如既往对自己好的兄弟。

然而这又是最亲密的兄弟啊。


最后他开始痛恨自己的弱小,痛恨自己是个拖油瓶,痛恨自己的存在。

明明黑羽可以活得更自在,却因为自己过着流离失所、食不果腹的生活。




死亡是个两全的办法,月白萌生出这样的想法。

不仅自己可以脱离这个丑恶的世界,哥哥也能够自由生活。

但这种天真的念头却在黑羽一次次的关心保护下被浇灭。

渐渐地,他竟然渴望那个人能一直这样下去,一直保护他。



多么自私的想法,但就是无法抑制。
而这也不是毫无理由。

甫一出生便是个错误,所有人都予你以憎恶,世界都无法容忍你的存在,唯独有一个人什么都不考虑,什么都不在乎,一心一意的对你好,把你视为珍宝,那么再冷漠的人也不可能将他放开了吧。



只要自己还活着,那就不放开。月白想。




月白如此诚恐诚惶活着还有一个原因。

头发雪白也许并不是没有原因,他身体里面也许真的藏了一个鬼,一个妖怪。

他能感受到,只要自己对世界的恨意再强烈一点,对侮辱他们的人的杀意再浓烈一点,他就控制不了那些邪念了。



曾经一次黑羽用身体挡在冲向他的拳打脚踢时,他就隐隐能感受到心底那股邪恶的、毁灭的存在。

他记得,那次哥哥身受重伤,他没能控制住情绪,干脆利落地杀了那些人。

幸好黑羽意识不清没有知道真相,也幸好世道不会关注那几个渣滓的死亡。



月白从没意识到自己也可以拥有这么强的力量。

他是如此的渴望掌控那股力量,却担心自己会变得面目全非;担心那个人,他的哥哥,无法接受。


他忍耐着,却估错了人心险恶。

世道乱是真的,有妖怪作乱也是真的。但这一切和兄弟俩都没关系,而无能又无知的人们病急乱投医竟大肆宣扬月白是源头,他那异常的白发就是怪力乱神的象征。
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欺辱他们。


他忍耐着,却无用。

手无寸铁怎敌得过人势浩大?

纵使黑羽再能打也护不了被众人为难的月白了。


他忍耐着,最后醒悟的时候却太迟。

心脏早就被不知哪方来的剑刺破,他但总算是先挡在在黑羽前面,总算真正保护了他一次。




终于自由了。月白最后想,不管是哥哥还是他自己都自由了。

他迷蒙的看着悲恸欲绝的黑羽,颤抖着双唇想发出声音,却只能湮灭于喉颈,止于舌尖。

他想说,

下辈子,我不要你来保护我了。

我来保护你。














然后月白成了鬼使白。

阎魔问:
“你真要舍弃这些记忆吗?”

“人鬼殊途,我无力佑他来世,不如斩掉执念,免得徒增折磨。”

他不舍,但不这样,终有一天自己会因为思念成魔,偏执走火,从而犯下罪过。

从此地狱便多了一个铁面无私冷酷无情的鬼使。





人间一天,地狱一年。


然而鬼使白从未真正了解过阎魔大人的恶趣味。


直到漫长的岁月后他被任命带领新来的鬼使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鬼使黑憎恨着曾经在世的自己。

他一直都不是一个认真的人,大大咧咧没心没肺,这是月白说的,后来鬼使白也说过。

但他却将那份憎恨刻进了骨子里灵魂里,以至于死后化为鬼使,斩断了尘念,也还生生不息。

或许也不全是憎恨。还有对自己能力不足的痛恨,失望,还有什么他也不清楚了。
也许还有爱。

他明白,这份强烈的情感对自己的重要性,促使他,就算舍弃自己生命也会义无反顾地去护住他的至亲,他的弟弟,他的搭档,鬼使白。

尽管白早就不需要了。

甚至经常出手帮助易冲动的自己,还拒绝自己的插手。

【我怎么不记得弟弟生前这么傲娇?










不过这些都不重要,只要两个人能好好的在一起,比什么都强不是吗?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7)